腾蛟262亩违建“搭”30年 国土部门未监管处罚

发布时间:2014-05-20 07:02    浏览量:371     评论4
平阳腾蛟镇南溪制革基地从未办理用地和建房审批,违建15万平方米

基地内,不少企业的大门上都喷着大大的“拆”字。

 


一家企业收到《限期拆除通知书》。根据要求,企业必须在一周内腾空厂房。

 

温都记者 叶锡环 文/图

据《浙江日报》日前报道,今年5月初,省“三改一拆”督查组在平阳县查访时发现,平阳县腾蛟镇南溪制革基地从未办理用地和建房审批,违法占地262亩,违建面积15万平方米。尤为严重的是,该基地形成至今近30年时间里,县、镇国土部门从未进行监管和处罚。

在全省深入开展“三改一拆”行动的背景下,此事经省级媒体披露后,南溪制革基地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262亩违建近30年无人监管,当地政府显然难辞其咎。腾蛟镇决定,将原定的基地三年改造计划缩短至两年内完成。根据这张时间表,政府部门既要承担提前完成改造重任,又要最大限度地减少企业损失。

企业主说,违法建筑应该拆

但需要一段过渡时间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受水头制革业热潮影响,腾蛟制革产业以惊人的速度复制出南溪制革基地,占据了南陀、北溪两个村262亩土地。目前,该基地共有企业19家,去年产值7亿多元。

走进腾蛟镇南溪制革基地,一些破旧厂房的墙壁和大门上,喷刷着一个个红色的“拆”字,触目惊心。

溪革路上的一家水果榨汁机厂,大门上除了醒目的“拆”字,还张贴着一张《限期拆除通知书》,落款是腾蛟镇城镇管理联合执法大队。

“5月14日发通知,20日要求腾空,前后只有7天。”该厂负责人说,这座厂房原先是生产猪皮革的,前几年转型后另作他用,现在被镇里列入首批拆迁范围。“违法建筑应该拆,但时间紧了点。”他这样说。

基地内,只有少数几家规模较大的企业没有喷刷“拆”字,平阳县华兴皮塑有限公司是其中之一。“我们很配合政府拆迁,早在几年前就要求改造基地。”该公司总经理林世矿见到记者便滔滔不绝地讲述拆迁之事。

林世矿说,他于1995年创办这家公司,当时建厂房花了800万元,占地面积15亩。如果厂房马上拆迁,订单将无法完成,就会面临对国外客户的巨额赔偿,几十年的心血可能因此付诸东流。

“镇里已经同意给15亩地,用以建标准厂房,企业至少需要投入3000来万元。”林世矿说,他现在急需一段过渡时间,如果厂房拆迁推迟到年底,同时抓紧建设标准厂房,这道“坎”就可以迈过去了。

平阳县鹏昌皮革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他对此次拆违很支持,但是企业的大型设备转移需要一定时间,希望政府和企业及时做好沟通,有序推进基地改造,尽量减少企业损失。

基地内一些企业主均称,违建厂房拆迁无可厚非,但不能一下子全部推倒。如果搞一刀切,不少企业都面临倒闭的危机。

当年企业建厂房

只需和农民达成协议

腾蛟镇南溪制革基地始建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当地一些村民说,当时基地内的所有企业均未经审批,全是向村里租用土地的。

今年3月,腾蛟镇一组核查数据显示,该基地占地面积共262亩,总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其中砖混结构9万多平方米、砖瓦房1万多平方米、简易棚4万多平方米。

腾蛟镇分管工业的副镇长白荣准说,这262亩地包括林地、溪滩地等,并非都是农保地,当时确实都是企业向农民所租的。上世纪90年代是该基地最兴盛的时期,共有42家企业,年产值达12亿元,腾蛟因此名列温州经济30强镇。

“那个年代,土地审批没现在这么严格,企业盖厂房只要和农民达成协议就可以了。”腾蛟镇相关负责人认为,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我们不能以现在的眼光去看待当时的发展方式。

如此庞大的违建群,为何能存在这么多年?腾蛟镇以及平阳县国土部门在接受省级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基地所有企业的土地、厂房都没有办理审批手续,既是违法建筑,又是违法用地。由于制革行业是镇里乃至县里的支柱产业,政府如果不牵头整治,国土部门去查了也没有用,所以从来没有对此进行处罚,也没有下达处罚通知书。

历经三次整改,脏乱差现象仍难除

在制革产业迅速发展的同时,当地环境开始恶化。从1994年到2012年,腾蛟镇南溪制革基地历经3次整改,但实际效果仍不彻底。

腾蛟镇镇长李标斌说,1994年,因基地内的制革企业大多采用“毛竹+油毛毡”形式搭建简易厂棚,存在严重安全隐患,政府动员制革企业拆除油毛毡,改建砖混结构厂房。1996年,这次整改基本完成。从2006年到2011年,基地实行第二次整改,多次开展打击非法制革生产、非法加工的专项行动,300多个转鼓削减为78个,一小部分企业开始退出。

2012年,平阳县对制革产业进行再次改造提升,投入资金近千万元,实行转鼓收购和企业重组,共收购基地内转鼓52个,剩余26个转鼓,并将6家制革企业重组成1家、5家宠物企业重组成1家。为了从源头上控制污染源,该县还全面取消了皮革企业制革的第一道生皮铬鞣工序。

如今,基地内满眼仍是红砖和铁棚混建的破旧厂房,大多是5层以下建筑。这些厂房、仓库分布凌乱、纵横交错,厂区里随处可见成堆的猪皮、牛皮等原料,满地污水横流,散发出阵阵熏天恶臭。

林世矿说,基地内的脏乱差现象,让他的生产宠物食品的企业丢掉了不少国外大订单。他希望政府加快土地征用工作,尽快推进新园区建设,让企业早日安家。

基地要建设成现代化小微企业园

其实,腾蛟镇南溪制革基地违建问题被省“三改一拆”督查组发现之前,该基地已经着手开展违建拆除与改造工作。

2013年5月30日,平阳县为全面推进“三改一拆”工作,发出《关于对腾蛟镇南溪制革基地拆除与改造的通告》。该通告将基地内的违法建筑全部纳入拆除范围,无条件予以拆除,并严禁在基地内进行违法搭建、扩建、改建。

“我们原来打算从2013年到2015年,用3年时间完成基地改造,现在按照省里要求必须在今年年底完成,3年计划缩短至2年内完成。”李标斌说,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土地征用政策处理问题。

当地一些村民说,过去腾蛟等地的征地政策是,每亩返回1间地基并补偿4.6万元,另有数千元的青苗补偿费。去年平阳县出台政策规定,全县每亩征地除了补偿4.6万元之外,再返回7%土地或者80平方米商品房,两者差异较大。

“对于新政策,村民需要有一个接受过程,但企业等不及,这是矛盾之处。”李标斌说,去年该镇共拆除了50多亩违建土地,目前已完成土地征收、可以用于标准厂房建设的有89亩。第二批170多亩低效土地正在上报,按照上次的报批经验,预计八九月份可以批下来。

此外,资金也是一个大问题,按照李标斌估计,基地改造需要1亿元左右,而去年镇财政收入仅8000来万元。

直到最近,南溪制革基地才完成控制性详细规划修编。在此之前,整个园区没有总体规划,全是无序发展。有人说,如果2006年基地改造时就修编规划,可能就不会导致现在这个局面。

“现在省里要求年内完成改造任务,既是压力也是动力。”李标斌表示,该镇打算借“三拆一改”之机,通过政府、企业和村民的共同努力,最终让基地脱胎换骨,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小微企业园。

温馨提示

今天上午10时整,《代表在线》栏目邀请市人大代表余康杰,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副教授马永伟,平阳县住建局局长、县“三改一拆”办主任林声强,平阳县腾蛟镇镇长李标斌等嘉宾,就平阳县腾蛟镇南溪制革基地262亩违建30年无人管话题展开探讨,敬请关注!您可以发布微博@温都代表在线或@温州网代表在线,或者拨打新闻热线88817266,88097055参与互动留言。

欢迎读者提供线索报料邮箱:

554685518@qq.com

tougao@66wz.com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州都市报  网络编辑:华晓夏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