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清翁垟南怀瑾故居昨揭牌 将免费向市民开放

发布时间:2014-09-27 06:45    浏览量:155     评论0
乐清投资600多万重修南怀瑾故居,将免费向市民开放。

温都讯 再过两天便是南怀瑾先生辞世两周年忌日,昨天上午,南怀瑾故居揭牌仪式在园内正式举行。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胡剑谨及乐清市四套班子主要领导出席仪式,乐清市文化界、教育界人士与南怀瑾先生的学生、亲属代表参加。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修复,乐清翁垟南怀瑾故居以江南园林古建筑式的风格呈现在世人面前,重新向市民开放。

南怀瑾故居原名乐清老幼文康活动中心,位于翁垟街道地团社区地盐村,为南怀瑾生前捐资500多万元扩建故宅而成,占地近5亩,于1992年动工,1994年底竣工,1995年2月份投入使用,根据南怀瑾先生意愿,供父老乡亲娱乐休闲所用。

随着时间更替,活动中心设施变陈旧,油漆脱落,局部破损,不复当年风采。2013年4月,乐清市投资600多万元重修活动中心,并更名为南怀瑾故居。

南怀瑾故居三面环水,曲径通幽,小桥流水般的江南风格让人心旷神怡。从大门口进入,空旷的广场西南面竖立一尊南怀瑾铜像。先生面带微笑,一身长衫,手持书本,一副谆谆教诲、平易近人的姿态。

故居设有生平展示厅、视听室、陈列室、书画室、阅览室等,将长期向市民开放。南怀瑾生前捐资建园时一再强调,建成后要作为父老乡亲公共用途,当地政府因此表示,虽易名“故居”,但依然保持原有供村民娱乐休闲的功能属性。

昨天的揭牌仪式结束后,召开了“南园秋高”主题论坛。论坛上,南怀瑾的学生代表、乐清当地三禾读书会社员分别作主题讲演,阐述了南怀瑾先生在传承发扬中华传统文化、兴建金温铁路、反哺家乡父老等方面的功绩,多角度还原其一生为国为民的历程,真挚表达乐清乡亲怀念南怀瑾先生、视其为独一无二当代大贤的自豪情感。

温都记者 杨信良

通讯员 周铎

对话南品峰 我儿子不看他曾祖父的书 越是亲近越不看

南品锋(上图),1964年出生,南怀瑾先生长孙,昨天作为家属代表参加揭牌仪式后,他接受了温都记者的采访。

温都记者(以下简称“记者”):你父亲这次没来?

南品锋(以下简称“南”):我父亲80多岁了,不便舟车劳顿,就没来了。

记者:你祖父晚年定居江苏吴江太湖边上,在这期间有回过温州、回过乐清吗?

南:没有。其中原因一言难尽,包括我们家人也都说不清。

记者:虽然他晚年没有回家乡,但却一直在为家乡做贡献。

南:是啊,他身在海外,却心系国家、心系家乡。他投资兴建金温铁路,就足以表明他对家乡的关心。

记者:跟温都读者介绍一下你家的情况。

南:我父亲是长子,父亲和我叔叔一直住在家乡,没有跟随爷爷去台湾。目前我们都住在温州市区。

我父亲最大,和我二叔都是大陆这边的奶奶生的,我们两家一直在温州老家。爷爷去台湾后,又相继生了两女两男。两位姑姑比较大,目前都定居美国。两位叔叔一位在美国一位在香港。这两位叔叔目前都在从事宣传跟爷爷有关的事业。

记者:有没有人说你跟祖父长得非常像?

南:长相是像,但是学问不像(发出爽朗笑声)。我们后代都没有像爷爷那样做学问,拿我来说,我现在是一个自由职业者,跟学问不沾边。

记者:你孩子对曾祖父的学问造诣了解吗?

南:哎,这正是爷爷生前担心的问题,文化断层的问题。我儿子现在都不看他曾祖父的书,越是亲近越不看。反而是那些慕我爷爷之名而来的人,才会看他老人家的书。爷爷有一位台湾学生,当时爷爷已经不在台湾,这位学生说自己等红绿灯的时间都会看爷爷的书。后来到太湖大学堂爷爷身边,反而不看书了。再举个例子,外面的人一来乐清就去雁荡山玩。我自己本身是乐清人,却是最近才第一次去雁荡山。越是近,反而越不会看。所以很惭愧,我们这些后人对自己祖辈的学问造诣都不是特别了解。

对话张耀伟 他的一生是阅读的一生

张耀伟(上图),上海道南大学堂创办人,长期追随南怀瑾先生,被视为其弟子。昨天作为南怀瑾先生的学生代表参加仪式。

温都记者(以下简称记者):早些年,北大学者张中行先生(已故)曾撰文指摘南怀瑾先生的代表作《论语别裁》,直言不讳地道出书中一些观点过于陈旧,还有不少专家学者对南怀瑾先生的学问产生质疑,作为南怀瑾先生的追随者,你怎么看?

张耀伟(以下简称张):我接触过很多学者,有部分对南怀瑾先生有一些误解。比如说国医大师裘沛然先生(已故),他是一位中医学大师,他曾经对老师讲的生命的来源,当场用自己的宁波方言表示不满。还有复旦大学的朱维铮先生(已故),也都有不同意见。后来上述所说的专家学者,经过了解和阅读南老师的书以后,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变。这一点,我在《新民晚报》上发表的《君子见善则迁》有讲到。陈鼓应先生,一直研究中国道教史、老庄哲学。一开始同样对南师有误解的他,最近多次跟我讲起,想要研究出一个如何将中国老祖宗的学问通俗传播出去的方法,如今的转变显然是受了南师的启发。

记者:做学问不是应当从读懂字词句开始吗?如果古书本身都读不懂,衍生出来的思想不是成了空中楼阁了吗?南老师自己做学问和给学生讲课时如何越过基础直接达到那么高的学问境界?

张:裘沛然先生曾问南老师,生命胚胎诞生过程有多少个卵子多少个精子。真正的大学问家为什么拘泥于这些约束呢?到底是十亿个还是一百亿个,这不已经是约束了吗?南老师讲课从来不用资料,他都装在他的肚子里。演讲、讲话,总有一些时间上、数字上的一些偏差,可是为什么要拘泥于这个呢?他从不拘泥于门派,也不拘泥于所谓学术。

记者:回顾南老一生,一次是四川峨眉山大坪寺阅读大藏经,一次是在杭州、庐山等地阅读经史子集四部典籍,这两次应该是南老师一生中比较集中的两次阅读积累过程吧?

张:他的一生是阅读的一生,这两次是他比较重要的阅读经历,算是比较系统的两次。

温都记者 杨信良/文 温都记者 郑之越/摄

相关链接

南怀瑾:中国当代国学大师之一。他逝世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唁电中说:“先生一生为弘扬中华文化不遗余力,令人景仰,切盼先生学术事业在中华大地继续传承。”

南怀瑾简略年表

■1918年 出生于乐清地团

■1939年 抗战期间,垦殖西南边陲

■1943年 入峨眉山大坪寺闭关读大藏经

■1947年 回故乡,后前往杭州三天竺清修

■1948年 至江西庐山禅修

■1949年 只身赴台

■1963年起 受邀讲学于中国文化大学、辅仁大学等

■1970年 成立东西精华协会

■1976年 创办老古出版社

■1985年 离台赴美

■1986年 移居美国

■1988年 离美赴港

■1988年 捐资兴建金温铁路

■2006年 太湖大学堂开学

■2012年9月29日 逝世

南存辉与南怀瑾

南存辉工作繁忙,但常会给南老发信息问候、打电话请教。其间南老多次劝他“放下”、“赶紧来学习。”南存辉每次都爽快应允,但终因公司一大摊子事,没能抽出身来。

2008年春节,南存辉去太湖学堂看望南老。南老很严肃地问南存辉:“你几岁了?”南存辉答:“1963年生。”南老追问:“你就说你几岁了?”“45岁了。”南老一声棒喝:“四十多岁了,你还不回来学习?财迷一个!”

2009年,南老在太湖学堂开修禅课,为期7天。南存辉被允许参加。

在这7天,南存辉把所有事务委托给其他副总处理。平时每天要接听20多个电话的他,不接一个电话,静心学习。

语录

■我常常感到,国家亡掉了不可怕,还可以复活,要是国家的文化亡掉了,就永远不会翻身了。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西方文化的贡献,促进了物质文明的发达,这在表面上来看,可以说是幸福;坏,是指人们为了生存的竞争而忙碌,为了战争的毁灭而惶恐,为了欲海的难填而烦恼。在精神上,是最痛苦的。人类正面临着一个新的危机。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州都市报  网络编辑:叶超艳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5006035号 浙BBS2009008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