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通道有咱掘金温商 扎根十年谱就一段传奇

发布时间:2015-06-01 07:38    浏览量:113     评论0
“日光城”塔什干是丝路重镇,已有不少温商扎根“拓荒”。

图为塔什干最为繁荣的阿布塞黑综合批发市场。 温都记者 周琳子/摄 

在阿布塞黑的批发市场中,记者发现了正泰电器的身影。 温都记者 周琳子/摄  

z

下载“掌上温州” 了解更多新闻 


帖木儿中心花园的帖木儿铜像前,一群乌兹别克斯坦的骑行青年在合影。 温都记者 周琳子/摄

温都特派记者

黄小玲 周琳子

温都塔什干专电 当地时间5月29日晚7时20分,中国南方航空CZ6027航班降落在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首都塔什干的机场,这是当天唯一一架从中国首都国际机场直飞乌兹别克斯坦的民航班机,直航航班并不是每天都有。

还没踏上乌兹别克斯坦的土地,同机的中国乘客就告诉温都“一带一路”万里行记者:“托运行李很慢的哦。我上次来,过关、拿行李就花了很长时间。”

不仅搬运行李的速度慢悠悠,这个国度市场开放的速度也不快。

乌兹别克斯坦地处中亚,曾是丝绸之路上的金色通道,以该国撒马尔罕为中心的帖木儿帝国,一度影响了整个世界的历史走向。陆上丝绸之路的盛况湮没在历史长河已有数百年之久,今天,中国“一带一路”战略让这个古老的国度重新引起世人的关注。

【管制严格】

入境时要认真填写报关单

与前往其他国家的航班不同,记者所乘的飞机上,除了乌兹别克斯坦人,大多是去该国经商的外国人,少有游客,记者所持的也是商务签证。不论商务或旅游签证,都需要当地出具邀请函。

在办理登机托运行李时,记者遇到两位同机前往塔什干的温州人,他们提出要一起托运行李,因为他们带的两个纸箱开关配件超重了。他们说:“在塔什干很不方便,连一颗螺丝钉都要从中国带。”

飞机上旅客的随身行李很多,有美的电饭煲、无线路由器、汽车坐垫,还有免税商场的化妆品。

温州佩蒂动物营养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振标带的行李也很特别,他的公司从乌兹别克斯坦进口宠物咬胶材料。公司外派的员工抽不惯当地香烟,因此他带了中国的“红双喜”。他的行李箱才22寸,里面还装了一片瓷砖,“绘画瓷砖,中国新技术,我带过来给这边的瓷砖厂看看。”陈振标还带了天津的同行郭老板过来,郭老板来这边是为看看市场和工业园以及原材料。

入关时,过关速度很慢:工作人员慢吞吞翻看护照,慢吞吞对照人脸,慢吞吞在电脑检索,大约5分钟才能过一人。

与别国入境手续不同,申报入境行李时,每个入境者都要非常认真地填写报关单,因为这个国家对外汇的管制非常严格。与记者同行的一位温州老板“现身说法”:如果入境时填写的人民币或美元金额比出境时少,那么你的现金很可能会被没收。他就曾因此被没收了近千美元和上千人民币。

审核报关单时,工作人员把一堆护照放在一起,随机抽取一本,审核完后全部扔回桌上,随旅客自取。结果一开始,有人拿错了护照,而有人没拿到护照。

走出机场时,已是当地时间晚上9点,号称日光城的塔什干这时才泛起暮色,天空发青。

从机场到酒店,道路宽阔,路边绿化极好:行道树种了4排,人行道和机动车道之间也有宽宽的绿化带。这个国家水资源并不丰富,要从地下抽水灌溉,因此把城市绿化得这么好真不容易。

这里的时间比北京时间晚3个小时,前往酒店时,已是中国的下半夜,我们已经困得无心欣赏路边绿色了。

【有待开发】

中国产品多中国名牌商品少

塔什干离温都“一带一路”万里行的上一站——新疆很近。这里穿过吉尔吉斯斯坦到新疆喀什才700多公里,经哈萨克斯坦到新疆伊犁1200公里。塔什干天气干燥,日光极强,太阳明晃晃的,街上偶尔会出现前苏联风格的建筑和俄文。

出生于乌鲁木齐的普卡提是中国乌孜别克族人,他对当地很了解。他说,乌兹别克斯坦的华侨只有几百人,多数是像他这样从新疆过去的。他有很多亲戚在塔什干,所以就来这里安家了。这个国家生活用品生产能力低,大多依赖进口,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占大多数,少数从欧洲进口。

普卡提说,温州来人都要去看市场:“经济意识很强,跟这里人不同。这里工人一般每月只赚100美元,技术工人能赚到150美元,够吃饭就可以啦。”

他开车带我们去了城市西端的阿布塞黑(Abu-Saxiy),在约1公里长的马路两侧,聚集着建材、服装、鞋子、灯具等专业批发市场,兼零售。市场里有很多中国商品,但很少有中国的名牌商品,不过记者找到了来自温州的正泰电器开关。

市场多为中低档商品,人气很旺。一同去市场的陈振标说,在温州上世纪八十年代,实体市场也曾这么繁华,后来各厂家走品牌路线,采取直营店和网络销售的模式,批发市场渐渐消退。他由此推测乌兹别克斯坦的电商并不发达。

逛到中午,普卡提带我们去吃手抓饭。他从车内提出一袋苏姆(当地货币单位),这顿手抓饭花了10万苏姆。普卡提开玩笑说,要买一辆车,得先开一辆卡车,运一车苏姆过去。

这里结算多用现金,刷卡支付很少,更别提网络支付了。当地年轻人也用智能手机,多用来看新闻和社交,很少用来网络购物。

这里手机网速最快相当于国内的3G网速,记者所在的酒店网速最快也不超过30kb/s。

【一段传奇】

已有温州商人扎根十年

在市场里,普卡提能告诉我们哪些商品是温州的,但无法在市场里找到温州商人。

普卡提回忆,他此前接触过两位来乌的温州商人,一位发现这边基础建设落后,想投资水泥生产;另一位看上了棉花事业的繁盛,打算从新疆迁来种植棉花。结果,在几次考察和探索后都不了了之。

那时正值1997年至2001年间,中乌经贸合作仍然以商品贸易为主,投资和经济技术合作规模较小。由于乌兹别克斯坦投资政策缺乏连续性,实行严格的外汇管制,使投资者利润较难返还,那时大部分在乌的中资企业生产经营困难。而在普卡提看来,也与经营者的机遇有关。

据记者了解,在塔什干不多的温州人里,季求海算得上是较早来乌兹别克斯坦开拓市场的温商。

在温州老乡看来,季求海的经历可谓传奇,一路往西寻找原材料和市场,从新疆到哈萨克斯坦,最后在乌兹别克斯坦停下脚步。这一停,已是10年。

对于这段经历,季求海轻描淡写地带过:“温州人嘛,做生意都是这样的。当年我在哈萨克斯坦做皮货生意,和乌兹别克斯坦客人有交易,发现这里原材料比哈萨克斯坦好,就过来了。”

这10年,季求海很少见到温州老乡。“4年前,大使馆通知我说有温州市外办的人来考察,叫我去见一下,那还不是温州的考察团,只有一名成员是温州的。”

季求海的女儿在塔什干上国际学校,学的是俄文和英文,这里暑假长。这个时候,他就会送女儿回国学中文。女儿在中国,季求海却把妻子秀荷从国内叫到塔什干。因为这段时间,国内过来的官方或者非官方的考察团多,他接待不过来,就叫妻子来帮忙。“前几天来了一个厦门市政府的考察团,眼下有一个上海教学机构考察团,马上还会来一个温州商务考察团。”这么密集的考察,源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行,官方或者民间,对中亚重要的枢纽乌兹别克斯坦都充满兴趣。

两千多年前,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人民被丝绸之路所连接。乌兹别克斯坦,这个对大多数国人来说既陌生又遥远的国度,位处古中亚丝路要地,就像连接东西方的“驿站”,现在还留有那时过往迎来的历史遗迹。

如今,这两个古老国度正悄然发生着变化。而在很多敢为人先的温州人眼里,有待开发的市场就是大有希望的市场。

塔什干市中心帖木儿中心花园,这位当地的民族英雄骑着马遥望远方的雕塑立在广场前方,一群年轻的姑娘和小伙子组成的骑行队伍经过,看见记者在广场上拍摄视频,嘻嘻哈哈地停下来看我们拍摄并和我们合影。随后,姑娘小伙子欢乐地摇手说Bye-bye,便骑车离开。阳光下,留下一串笑声。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州都市报  网络编辑:温都网编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