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扫战场时,对面突然来了一群鬼子……抗战老兵丁文余忆烽火岁月

发布时间:2015-08-16 06:48    浏览量:219     评论0

0

1

1

人物档案 丁文余,祖籍江苏省海安县,1922年出生;1939年加入新四军东进2路2支队。1953年退伍,1979年从平阳县水厂离休,现居住在平阳县昆阳镇。

2

丁文余保存的战时党员证。

丁文余老人今年已93岁高龄。17岁参军加入新四军东进2路2支队,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参加过孟良崮战役、鲁西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知名战役。战火纷飞的岁月,丁文余曾数次在战场上死里逃生。一次,炮弹炸到了他身前和身后的战友,而他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距离抗战时期,已经过去了70多年,战时旧物因为频繁的战争清装,大多留在了行军路上。然而,一本1941年华东野战军政治部颁发的《战时党员证》被保留了下来,但已是支离破碎。丁文余尝试将碎片拼凑,还是缺了一块。

“这是战时党员证,1941年的行军路上我经人介绍入党。那时候条件艰苦,我们正借宿在老百姓家里,宣誓也是在那里进行的。党员证被我夹在日记本里,到哪里都带着,后来因为打仗日记本丢了,而这本党员证却与我有缘,留了下来。”

从这本党员证说起,老人向记者讲述了那段峥嵘岁月。近3个小时的采访中,老人思路清晰,口齿清楚。

目睹新娘被鬼子奸杀

恨自己手中没有一把枪

13岁那年,因为家里穷,丁文余离开家乡到了无锡当理发学徒。两年后,抗日战争爆发,年底日本军队攻进无锡城。有资料记载:11月25日日军攻占无锡,放火延烧十日不灭,先后烧毁工厂厂房18537间,商店店堂54268间,学校房舍8614间,祠堂、名胜建筑2105间,其他民用和机关设施难以计数。

在丁文余的记忆中,虽然有些详细的事件已经模糊,但日本侵略军在无锡烧杀抢掠的场面,一直印在他的脑海。

“每天从早上7点开始,日本飞机每两个小时对地面进行一次轰炸,每次大概20来分钟,专门对着房子密集的地方,根本不管有没有人。一听到轰炸机来了,我们就跑到桌子底下趴着,用棉被盖着头。等轰炸结束,发现自己手脚都还在就松一口气,感觉捡了一条命。”

“有一天,我走在路上,隔着一条街,看见一个送新娘出嫁的队伍正敲锣打鼓地走着,迎面碰上一个排的日本军队,那些抬新娘的工人一下子全跑了。鬼子扯开轿帘,一把拉出新娘子,在大街上就把她强奸了,后来还枪毙了她。那时候我就恨自己手里没有一把枪,要不然我一定冲上去给鬼子几颗子弹。”

1939年,丁文余带着理发工具走街串巷。那时新四军驻扎在无锡周边的村子里,有人招呼丁文余帮忙理发,几次下来渐渐熟络了。丁文余的父亲曾是一名地下党员,受父亲的影响,丁文余对革命充满向往。当时,他鼓起勇气找到了新四军官兵,问:“你们是不是打鬼子的?”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没有告诉家人,就加入部队随军到苏北打游击了。

得到梦寐以求的步枪

晚上睡觉也要抱着它

参军的意义,对于丁文余来说是人生一个新阶段的开始。

在苏北,日本侵略者欺凌当地老百姓的情景令他终生难忘,日本军队对他们自己的伤残士兵的残忍同样给他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如果日本士兵在战场上受了重伤,为了避免他们拖累大部队或者当俘虏,日本军队会一把火把这些人全都活活烧死,一点人性都没有。日本部队所到之处,不是让老百姓低头鞠躬,就是欺负调戏。”

可在丁文余眼中,新四军则完全不同。虽然部队在一个地方修整两三天就撤离,但是还会为村子里需要的人提供帮助。“那时候,我心里就想着一定要跟着共产党打仗。”他这样说。

在部队,丁文余因为学过理发,曾当过理发兵、通讯兵,之后长期担任司务长和军需官,负责筹集、管理部队粮草等军需品。不过在他的记忆中,最难忘的是扛枪打仗的日子。

刚加入部队,丁文余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步枪,兴奋得连晚上睡觉也抱着枪。可是17岁的他还没有枪高,扛着走都很吃力,更别提打仗,一段时间里他只能看着战友扛枪打仗,而自己只能跟着操练。

面对面遭遇敌人

用刺刀刺倒好几个

1941年7月,日军1.7万余人由东台、兴化、射阳和陈家洋等地分4路同时出动,合击盐城,企图歼灭新四军领导机关,摧毁抗日根据地。新四军开始了近1个月时间的反扫荡作战,丁文余所在部队在江苏如皋县战场上,1个团2000多人与日军1个大队1500多人对阵,双方伤亡人数各百人。

“反扫荡战役中,我第一次用步枪打仗,从凌晨4点一直打到晚上8点。我们一个营的士兵隔着水沟打对面的日本军队,枪声就没停过。敌人的枪炮攻势很猛,看着身边的战友被子弹击中后倒下,我能做的就是更猛烈地射击,对面的鬼子被我击毙了好几个。那一场伏击战打得漂亮极了。”

“和日本兵距离最近的一次战斗,是在战争结束之后。我被派去清扫战场,突然听到同伴一声‘敌人’,我立马从步枪头上拔出刺刀,向鬼子刺去。面对面碰上敌人,就两个结果,不是我刺死他,就是他杀掉我。当时我一冲上去拿刺刀拼命刺敌人,刺倒了好几个,剩下的全都落荒而逃。一上战场,就没了退路。打仗的时候没有时间去想能不能活,如果刺死两个敌人,就算自己牺牲那也是值了。”

温都记者 周琳子/文

黄攀/摄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州都市报  网络编辑:姜瑾瑾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