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岁抗战老兵忆当年辉煌战功:三发炮炸死40个日本兵

发布时间:2015-08-20 16:01    浏览量:45     评论0

QQ截图20150820160000

■人物名片

姓名:陈宝柳

年龄:93岁

所在部队:西南部队6营2连3排、108师炮兵连

部队长官:李墨庵、关周同、丁银河

在93岁的陈宝柳位于瓯海潘桥岷岗后村的家中,墙面上挂着一本挂历,配图是抗战时期的照片。家里来了人,他便会翻翻它,和人说说他的抗战故事。

他的左脚脚踝被日本兵的一颗子弹削走了一块肉;他的心脏因为长期受到炮弹后坐力的冲击,也留下病根。

他说,他曾经躲在壕沟里,看着日本兵从他头顶上跨过,捡回了一条命。

他说,算不清有多少日本兵死在他的炮火下,但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三发炮弹炸死了40个日本兵。

他说,同村9人被拉壮丁去打仗,但只他一人活着回来。

他说,抗战要比电视剧惨烈得多。 □晚报记者 陈培培 摄影记者 李立 实习生 张茁莹

躲在壕沟里,捡回一条命

“第一次体会生死一线之差,我还有些惊慌,后来经历得多了,渐渐没了知觉。”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父母要养活我们5个兄弟姐妹,非常辛苦。也因为这样,我没机会上学,稍微大些就开始帮着家里干农活。

1943年2月,21岁的我被拉壮丁到了部队,一路从温州走到丽水,分配在西南部队6营2连3排,部队总司令李墨庵、副师长关周同、连长丁银河。

同村还有8个人和我一样被拉了壮丁,但被分配在不同的部队,我们没再见过。抗战胜利后,只有我一人活着回到了家。

由于战事紧张,身为新兵的我根本没有正常训练的机会,只能跟着部队边行进边找空当练习。一个星期后,我就领到了一台轻机枪,被安排到了火线。

我们的部队一路在丽水松阳、衢州龙游等地与日军交火,但后来兰溪败给了日军,又退回到江西遂昌,就这样来来回回打了一年多。战争是可怕的,看着战友在我们身旁倒下,我们也常常无法顾及。

直到现在,我还清楚记得第一次体会到生死一线之差,是我躲在壕沟里,看着日本兵从我头顶跨过。当时的我还有些惊慌,后来经历得多了,渐渐没了知觉。

我的左脚曾被日本兵的一颗子弹削掉了一块肉,但只是简单包扎了下,我立刻又回到了火线。

因为体格好,入选炮兵连

“我的炮百发百中,记不清有多少日本兵死在我的炮火下,但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三发炮弹打死了大约40个日本兵。”

1945年前后,我们的部队到了江西赣州。因为我的体格好,我被调入了108师炮兵连。

连里只有两门迫击炮,6个人负责一门,轮流负责开炮,连队里其他成员则负责运送炮弹支援我们。

炮弹的后坐力很大,常常都是这边炮弹发射出去,那边负责开炮的人也被震晕了。我第一次开炮就是这样,但后来因为我身体底子好,勉强能保持清醒。但也因为这样,我的心脏留下了病根,一直靠着药物维持,七八年前还动了一次手术。

那段时间,我们连队都在山里活动。作为开炮手,我们每个人要负重60斤,包括背包、手榴弹、米。

我的瞄准技术在队里是出名的,可以说是百发百中,记不清有多少日本兵死在我的炮火下。记得有一次,我们连在山上埋伏,发现日军经过远处的榕树底下,我立刻瞄准他们,朝他们打了三发炮弹,一下子打死了大约40个日本兵。

返乡后务农,平淡即幸福

“抗战胜利了,他们却说要到舟山打共产党,我不愿意,就回了家。”

日本投降时,我们连还在江西赣州。在一个地方祠堂里,我们发现了8个日本兵,缴了他们的枪,把他们送到了师部。

后来,部队从江西赣州到了金华。长官让我们选择,一是退伍返家,二是继续随部队到舟山打共产党。我没有多考虑,就选择了返乡,在我心底里“共产党是我的战友,不是敌人”。

其实,在我被拉壮丁前,我就已经结了婚。返乡后,我以务农为生,与妻子生儿育女。如今,我的子女个个都很孝顺。

也许是受了我的影响,我的两个儿子后来也选择了当兵,他们都把身为军人当做最光荣的事。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州日报  网络编辑: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