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丨乘警姜杨林的“列车人生”

发布时间:2018-02-12 07:51    浏览量:0     评论0

QQ截图20180212082301

编者按

从离家到回家,通常是多久?

对高校学子,是一个学期;

对在外工作的人,可能是一年;

对在国外打拼的华侨, 也许是几年 …… 梦想有多远,回家的路就有多远。

春运,一头连着梦想,一头连着家乡。一年一度的春运已启幕。本报联合康奈集团启动《回家》系列报道,通过春运中普通人物回家的故事,讲述改革开放40周年给他们个人、他们的家庭、他们所在的城市带来的变化。

心系归途人,温暖回家路,如果你有这样的故事, 请告诉我们,联系方式:1.拨打温都新闻热线88868886;2.关注温州都市报官方微信,后台留言。

QQ截图20180212082145

乘警姜杨林从小有着“警察梦”。他说,身处列车这个“江湖”,见闻了太多的故事,也感受到时代大潮中,车厢里近20年来的变化。2月9日,记者跟随姜杨林踏上温州往返青岛的K1049次列车,探访逾1000公里春运路上的“流动派出所”。

姜杨林在工作中 温都记者 王诚/摄

春运期间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事件

他一人在十几节车厢里忙个不停

今年四十岁出头的姜杨林隶属杭州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四大队,主要负责温州到青岛这条线路上列车内的安全。

在K1049次列车上,旅客们或是小憩,或是吃着零食打发时间。姜杨林则忙着在车厢内往返巡查,不时提醒大家注意保管好贵重物品。姜杨林说,安全宣传、消防检查以及旅客是否吸烟、是否携带危险物品上车等都是他们巡查的重点。“特别是春运期间,人流量大,人的神经需要时刻紧绷,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事件。”

“睡之前,检查一下自己的贵重物品。”

“晚上睡觉,手机、电脑收好。”

……

这类提醒的话,姜杨林得在车上不厌其烦地说着。随着治安改善和旅客素质的提高,如今列车上接到的“警情”太多是东西遗失之类,这也成了姜杨林关注的重点。

然而,过去火车上人挤人,扯皮打架是常事,盗窃抢劫甚至携带毒品等违法犯罪行为也时有发生。姜杨林说,车厢里大多数是回家的人,但过去也有人在车上做生意,他们卖书卖杂志、卖包子猪蹄。

十几年来,姜杨林处理过上百起案件,其中有卖假币的,有运输毒品的,还有扒窃、拎包等,他处理的案件数和破案率在整个乘警支队名列前茅。

2013年春运期间的一天凌晨3点,姜杨林在站台上维持秩序。这时有一个旅客从他面前经过时,下意识地绕开了一点点。这个不经意的动作被姜杨林的“火眼金睛”捕捉到了,拦下检查发现,这是一名吸毒人员,包里还藏着30克海洛因。姜杨林说:“像这样的违法犯罪人员,一般脸色不对劲,眼神飘忽,哪里挤往哪走……”

最让姜杨林担心是有患上旅途性精神病的旅客,这些人因长时间坐车会出现神志不清的状况。“以前曾出现这样的旅客拿刀伤人,好在被我们及时制止。”姜杨林说,“现在巡逻车厢时,还要多关注旅客的异常举动。”

过去:连厕所都站五六个人,很多人无处落脚

现在:车速快了、车厢整洁了,旅客素质高了

2000年,姜杨林第一次参加春运工作。他现在还很清楚地记得,那年春运期间上的第一趟车是宁波到广州的K209次列车。

时隔多年,这趟K209次列车车厢里的情景仍让姜杨林心有余悸。那趟列车正常是坐118人,超员上百人。“很多人只有一只脚站在地面上,另一只脚没地放,就只能踩在其他旅客脚上,你踩我,我踩你。甚至厕所里还站着五六个人,根本没人上得了厕所。”

能挤得上车厢的已算幸运。还有些没买到票,想逃票上车的旅客,有从车窗爬进来的——车窗一开,旅客拼命地往里钻;还有爬车顶的,甚至躲在列车上下阶梯下方的……姜杨林说,那时候的车厢情况,现在的年轻人根本无法想象。“我上的第一趟列车是这种情况,第二趟上之前就两腿发软,不敢上去了,因为人这么多,这么乱,管理难度太大了。”

几个小时的路途,旅客难免要在火车上吃吃喝喝。20年里的时间里,姜杨林也见证了火车上“吃”的变化。原先,火车上的盒饭,一个铁盒,米饭一放,加点菜,几毛钱。那时候的旅客,嗑瓜子的,吃花生的,特别多。

姜杨林说,那时候一趟巡视下来,脚上一双干干净净的皮鞋已经没法看了。车厢地面上,全都是瓜子壳、花生壳、甘蔗渣。脚踩上厚厚一层,根本没法打扫,只能等到站后用铲子往下铲。

这些年交通的发展,就像是五六十迈的普速列车变成了时速300多公里的高铁。姜杨林说,现在铁路速度快了,车厢也整洁了,旅客素质更高了。相比以前,他身上的压力也轻了一些。

乘警干久了,在家睡不着,走路“外八”

19年只有两年在家过年,他有些愧疚

杭州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四大队负责金温公司下辖列车的安全,其中包括温州始发到成都、贵阳、太原、青岛、广州各车次。

姜杨林负责的温州到青岛这条线路,往返一趟需在火车上待近60个小时。平日结束任务后,姜杨林有2天的休息。然而,在春运期间,因为有时要负责开往贵阳的临客,姜杨林基本处于无休的状态。“在火车上,自己得常备着些发烧药和感冒药,一点小毛病,得撑到下车才行。”姜杨林说,“我得听着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才能睡得着,有时候在家四周安安静静,反而失眠。这也算个‘职业病’。”

在车上,姜杨林没有固定的办公室,他就是一个“流动派出所”,巡视各节车厢内的情况,平时十多分钟就能从车头走到车尾,春运的时候要近一个小时。一趟车下来,走上10公里的路是常有的事。为了在车上走得稳,姜杨林经常侧着走路,而且走路采取“外八”的姿势。 长年累月这样走路,姜杨林在日常生活中的走路姿势也变成“外八”。

19年春运,姜杨林只有两年在家里过年,他在火车上的时间远远超过陪伴家人的时间。“16年前,大女儿出生那天,我还在车上执行任务。现在想想,还是有些愧疚。”姜杨林说,“但家里人支持我的工作,他们知道火车来来往往,需要我们乘警保障这些回家过年旅客的安全。”

温都记者 夏忠信 通讯员 陈慧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州都市报  网络编辑:温都网编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5006035号 浙BBS2009008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