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墙内,他们天天与“艾”打交道,为社会排“雷”

发布时间:2019-12-01 19:31    浏览量:4    

“我老婆还不清楚我在看守所具体做什么,不知道她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市看守所三大队民警苏中扬低着头自言自语。

“我其实不想别人知道我的工作内容,我也怕被歧视。”刚刚结婚的市看守所五大队年轻民警沈碧低声说道。

这是记者近日走访温州市看守所时,两位民警说出的“小秘密”。高墙内,他们坚守的到底是一份怎样的工作?

微信图片_201912011912582

苏中扬对涉艾在押人员进行集体教育

社会上谈“艾”色变

这里有一帮人天天和他们打交道做朋友

温州市看守所承担着市本级、龙湾区、经开区、洞头区公检法等办案单位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以及来自文成、泰顺的女性在押人员的羁押管理工作。此外,这里还是全市艾滋病涉案对象集中关押的地方。

2011年12月,根据市公安局的统一部署,市看守所设立艾滋病在押人员监室,对“涉艾”对象进行集中羁押管理。8年里,市看守所共管理教育过223名艾滋病在押人员。据了解,近些年来,艾滋病在押人员人数越来越多,年纪越来越轻,有几个不到20岁,甚至有一个未成年女性。

市看守所所长陈成跑说,在社会谈“艾”色变的大环境下,以全市艾滋病在押人员管理教育“掌门人”苏中扬、“行走在生死线上的女侠”沈碧为代表的管教民警与以于甄(化名)为代表的医务工作者敢于担当,接下“烫手山芋”,负责管理和医治所里的艾滋病在押人员。

面对死亡率极高、状况频出的艾滋病在押人员,“不出事、不死人”显然是压在苏中扬、沈碧等人肩膀上最重的一座山。由于群众对“看守所”多少有些偏见,哪怕只是病情恶化后的自然死亡,也会把看守所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苏中扬和沈碧告诉记者,除了做到“不出事、不死人”,他们还和艾滋病在押人员做朋友,给予他们做人的尊严,唤回其对生命的希望。

微信图片_201912011912581

苏中扬与涉艾在押人员“拉家常”

有人绝食,有人闹监

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跟其他在押人员相比,艾滋病在押人员的心理更加脆弱敏感,行为更加蛮横,更容易想不开,甚至会厌世轻生。

去年冬天,一名艾滋病在押人员有次在监室内猛敲桌子。苏中扬问他为什么敲,结果得到一句“拍蚊子”的回复。苏中扬哭笑不得地说,现在天气这么冷,蚊子都死光了,哪里有什么蚊子。

没想到,这样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却引起轩然大波。这个监室内的“涉艾”对象开始躁动起来,喊着“歧视我们艾滋病啊,说我们都死光了”,然后开始无理取闹,集体绝食。

苏中扬没办法,叫来同事一起开展安抚工作。“他们的心理很脆弱,很容易感觉到被冒犯。有时候,我们患了感冒,戴着口罩进去,他们看你的眼神就不一样,感觉我们在歧视他们。”苏中扬说。

没有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艾滋病的可怕。部分在押人员都有吸毒史,吸毒导致的血管硬化,会逐步导致血管堵塞、损坏。不少并发症也会让他们身体溃烂,发出一种难闻的味道。

不过,比这更为可怕的是,是艾滋病在押人员日渐消沉,他们万念俱灰,感觉自己是将死之人,更有甚者有闹监等过激行为。

之前有一名“涉艾”对象绝食5天后,医护人员给他打针,非但不配合,还把针头拔掉,想把针头吞下去,所幸被管教民警制止。

陈成跑说,负责管理艾滋病在押人员的民警心理压力是很大的。他们不是在抓捕现场和歹徒短兵相接,斗智斗勇,而是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持续地战斗。

民警劝架手受伤

一个月不敢与老婆“亲近”,被怀疑有外遇

在监室里,艾滋病在押人员发生矛盾是常有的事,管教民警隔三岔五要去制止,做和事佬。由于艾滋病可通过血液传播,因此管教民警每次的制止,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去年,艾滋病监室有两名在押人员打架,一位管教民警冲上去,把两人拉开了。回来后,才发现手一直在流血。伤口怎么来的?不知道。

随后,这名管教民警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去医院做检查,打针,吃药。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不敢和老婆亲近,又不敢说原因,老婆一度怀疑他有外遇,让他有苦难言。

苏中扬负责的监室里,艾滋病在押人员李某的情绪时常失控,并有攻击民警和医生的举动。一次,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在毫无安全防范措施的情况下,苏中扬站在李某的面前,紧紧地拥抱了他,轻拍他的背部,就像在安抚婴儿似的,不断轻声劝慰他,经过这样的肢体感化后,李某才渐渐放松了身体,稳定了情绪。同事回忆起那次事件,感叹苏中扬真是豁出了性命,万一在拥抱过程中,李某朝他的肩膀上咬上一口……

曾有人半开玩笑地问苏中扬,如果一个艾滋病在押人员跟一个民警同时倒地,你先扶谁?他脱口而出:先扶在押人员。讲完,他自己都笑了。

一个玩笑的背后,折射的是管教民警和医护人员对待艾滋病在押人员的负责态度。于甄说,看守所部分艾滋病在押人员的CD4细胞(免疫细胞)指数严重偏低,这意味着他们的免疫力非常弱,很容易得并发症。医护人员会随时掌握每一名艾滋病在押人员的生命体征,定期复查部分人员的身体指标。“我们是24小时待命的。”

据了解,每个监室里都有一个报警器,只要艾滋病在押人员感到身体有不舒服,就可以按一下,医护人员收到通知后便会到监室查看情况。“就算在夜里,他们也会反映自己咳嗽、上火或者感冒,我们就得起来去现场。”于甄说,“常年累月都是这样,我们不能放松。”

微信图片_20191201191258

苏中扬为涉艾在押人员理发

不穿防护服成习惯

只为打开他们的心结

管教民警管教的对象,大多是一些危害社会的案犯,又患有艾滋病,好多人的家属甚至都已经抛弃了他们。但是,就民警的职业而言,还是要给他们做人的尊严,跟他们做朋友,给他们生命的希望。

在与艾滋病在押人员的接触中,沈碧几乎没穿过防护服。“如果我们防护措施都弄好,穿得像太空人一样进去,人家谁跟你说话啊。”沈碧说,要让对象卸下心防,解开他们的心结,首先自己得先卸下防护服。有时候,和他们聊聊天、拍拍肩、握握手,或者一个拥抱,对在押人员来说,就是一种尊重和安慰,因为他们渴望被关爱。

微信图片_20191201200908

沈碧询问涉艾在押人员诉讼阶段进展

由于不同在押人员对饮食上的特殊需求不同,对于糖尿病患者之类的在押人员,沈碧常常给开小灶,备起各种小菜。这个暖心举措,让她开展起工作容易多了。

一位艾滋病在押人员是入所经体检才得知自己患上了艾滋病。沈碧说,当时对她搜身时,她全身都在颤抖,嘴里重复念叨着:我怎么会得这种病,我该怎么办?

对这名在押人员来说,这无异于晴天霹雳,一个下午躺在那里,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也不知道怎么去和家人说这事,甚至有了自残的举动。

趁沈碧不注意,这名在押人员拿起塑料调羹就往嘴里塞。沈碧看到,急忙拉住她的手,在同事的帮助下,冒着被传染的风险,掰开她的嘴,用手从她的嘴里一点点把调羹掏出来,直到最后一小片掏出时,沈碧精疲力尽……

为了解开这名在押人员的心结,沈碧每天找她谈心,以拉家常的方式和她聊天,鼓励她只要保持药物治疗和正常的心态,与正常人没有区别。数日的努力后,沈碧一次听到这名在押人员对她说,我会活下去的……

苏中扬负责的监室里有位性格孤僻的艾滋病在押人员。他父母离异,跟着父亲一起生活。由于父亲患有间歇性精神病,他从小就被父亲经常关在黑屋子里,关了约有15年。“父母家人不要他了,监室其他人也很少跟他搭话,我就去和他做朋友,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唠嗑。慢慢地,他也会有回应,和我说些感兴趣的事。”苏中扬说。

管好一群涉艾在押人员

等于给社会排除一片“雷区”

自2017年12月由部队转业参加公安工作后,苏中扬很快主动请缨,成为了市看守所HIV对象管教的“掌门人”。 自2018年主管艾滋病在押人员监室以来,他努力自学了许多关于艾滋病的知识,并学习了监管岗位的业务知识。形成了自己的“四张牌”工作法。

苏中扬说,首先是打好“时间牌”,寻找在押人员心理依靠的最佳时机进行感化;其次是打好“感情牌”,坚持以温情感化,抓住内心薄弱点,与他们交“朋友”,让在押人员感受到管教民警的真情实意,配合监室管理;三是打好“方法牌”,深入了解每个在押人员的生活经历、个性特征、涉案犯罪行为,做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消除其畏惧、后悔、抵触、侥幸、绝望心理,认真接受改造;最后是打好“沟通牌”,既要与在押人员沟通到位,还要做好办案单位、检察院、法院的沟通,及时将在押人员个人表现反馈给办案单位,能够有效地推进诉讼进程,将监管安全风险降至最低。

在他的努力下,先后成功感化教育多位在押人员,他们多次检举揭发涉黑涉恶、贩卖毒品案等相关线索,为案件侦破提供了有力支撑。

值得一提的是,苏中扬经常需要往返杭州、上海等地,给自己的小孩看病,因此他坚持每天比别人早上班,晚下班,中午别人休息,他也在工作,为的就是能够将工作做踏实,可以抽出一点时间多陪陪自己的家人。

1989年出生的沈碧,今年刚刚满30岁。2016年起,她担负起全市女子艾滋病在押人员的管理教育工作,先后已接管27名涉艾人员。她自费购买了不少专业书籍,在休息时间里,自学了心理学、社会学和法学等相关知识,在工作过程中,总结出“耐心、细心、恒心、爱心”为特征的“四心工作法”, 为确保对象安全、监室安全、阵地安全创造了积极因素。

正如一位管教民警所说,管好一名涉艾在押人员,就等于给社会排除了一颗“定时炸弹”管好了一群涉艾在押人员,就等于给社会排除了一片“雷区”。苏中扬和沈碧等温州管教民警为温州的社会平安作出了特殊贡献,他们是真正的英雄。

温都记者 夏忠信/文 市看守所供图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都网  网络编辑:孙立彭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