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春运,他们经历了多少变化?听这对铁路夫妻说……

发布时间:2020-01-13 22:36    浏览量:20    

编者按:回家的路,一头连着家乡一头走向四方,回家的路有多远,团圆的梦就有多长。春运,1月10日以团圆的名义启幕。这些年来,春运已发生太大的变化,全球最大的人群迁徙变得不再那么辛苦;那一张需要排队几天的小小车票,变身手机里的一条信息;买不到车票而上“黑车”的无奈已经成为过往……

为此,温州都市报全媒体推出《春运·变化》,本期讲述一对在铁路温州南站工作十年的夫妻,他们见证了温州动车的十年变化。

04B20200114C.jpg

温州都市报2020年1月14日4版报道版面图

随着今年春运大幕的开启,上海铁路局宁波工务段的叶振华和上海铁路局宁波车务段温州南站的李慧勤迎来了工作以来的第十个春运。

2009年9月28日,伴随着甬台温铁路、温福铁路通车,铁路温州南站正式投用,温州自此进入动车时代。彼时的叶振华与李慧勤刚刚从学校毕业,被各自单位分配到温州,分别从事线路维护与窗口售票。

两人因铁路来到同一座城市,因铁路结缘,结婚生子,扎根温州。十年春运路,他们在坚守岗位的同时,也见证了春运的一幕幕变化。

binary_middle.jpg

铁路温州南站

感受之变

昔:工作头两年多次想辞职

今:和爱人扎根温州很满足

2009年6月,金华人叶振华毕业于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路桥专业,参加完单位的培训后,被分配到上海铁路局宁波工务段温州南线桥车间,工作地点转到温州。

binary_middle (1).jpg

叶振华对钢轨进行巡查

同一时期,千里之外的郑州人李慧勤毕业于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成功应聘萧甬公司列车员,后因铁路温州南站即将开通运营,遂被分配到温州。

天南地北的两人从此在温州有了交集。

李慧勤说,她最初是想到杭州和宁波工作,所以才去萧甬公司应聘。后来,她被分配到温州,也很开心。“温州的名气很大,在我心中也是大城市。”

binary_middle (2).jpg

李慧勤正在调试自动售票机

于是,李慧勤和同事们从宁波坐动车到达铁路温州南站,不过她的心情却像坐过山车,经历了从开心到失落再到失望的过程。

原来,2009年的铁路温州南站还处于一片工地之中,非常偏远,进站道路也极其不便。“现在高大上的1号售票厅,当时还很简陋。”李慧勤说,“我们就在玻璃后面一个勉强搭起来的空间里,放上我们的设备开始卖票。”

李慧勤坦言,来温州的头两年,她多次想辞职。在她看来,车站的配套设施太差了,周边很荒凉,出去逛个街要坐半小时的公交车到新桥,到市中心更要1个多小时。

她决定留下来是在2013年。当年,李慧勤参加铁路职业技能竞赛取得不错的成绩,而那几年,铁路的发展速度很快,铁路温州南站的线路越开越多,客流量节节攀升。这一切,让她意识到这份职业的前景非常不错。

对于7年前的决定,李慧勤直言是她人生中最正确的一个决定。不仅车站周边的配套设施日趋完善,温州高铁新城呼之欲出,她自己的小日子也过得越来越滋润。

2014年底,李慧勤在温州市区买了一套房子。2016年初,李慧勤与叶振华相识相恋,并于次年结婚生子。如今,这对已经有两个子女的夫妻准备换置一套大点的房子。

“现在就这么一个心愿。我们的工资每年都有小幅递增,过过小日子足够了。”叶振华说,“我和慧勤都觉得,如果当年去大城市,幸福感不一定这么强,现在扎根温州的我们很满足。”

人气之变

昔:车站人不多车次不多线路不多

今:春运客发量预计达176万人次

2009年至2019年,叶振华一直在一线从事钢轨维修作业,钢轨每天承受高铁列车轮对的巨大冲击力,结构几何尺寸会发生变化,轨面会发生磨耗。为确保动车不间断运行,起道、拨道、改道、螺栓复紧、钢轨面修复成了叶振华日常的工作。

叶振华说,一线维修工人的工作时间是全部动车入库后的子夜时分。在寒风中,他们身着“黄马甲”,拿着各种工具和仪器,开始对铁路温州南站内的设备进行巡查和养修。春运期间增开了很多动车,他和同事的工作任务更加繁忙。

回忆起铁路温州南站刚开始运营的情况时,叶振华总结为“三不多”,即人不多、车次不多、线路不多。

如今,铁路温州南站的客流量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以春运的客发量变化为例,2013年为13.8万人次,2014年为57.5万人次,2015年为67万人次。2016年开始突破百万人次,达到107.4万人次,2017年为128.5万人次,2018年为144.5万人次,去年已逼近160万人次。今年,预计将达到176万人次。

铁路温州南站逐渐集聚人气的背后,是开通的线路越发密集,去往的城市越来越多。随着新金温铁路、杭黄、沪宁、沪昆等线路陆续开通,温州可直达武汉、长沙、沈阳、贵阳、西安、南昌、成都等城市,铁路温州南站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枢纽站,是温州加快打造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的“王牌”之一。

方式之变

昔:单人12小时售出2012张票

今:专业代买车票者另谋生路

李慧勤说,甬台温铁路刚开通时,铁路温州南站是第一批使用自助检票机的车站,由于之前一直是人工检票,旅客一度很不适应。

“2010年春运,旅客不知道怎么通过自助检票机,不少人提着大包小包,直接往里挤。”李慧勤说,“我们手把手地教会一个个旅客。”当时,有位男旅客通过自助检票机时不会操作,把一名教他的工作人员骂哭了,还推了她一下。从排斥到一点点接受,这个过程持续了2年。到后来,大家慢慢接受了自助检票的方式,体会到检票机带来的便利。

2011年实行实名制购票后,旅客同样经历了一个从不习惯到接受的过程。李慧勤说,2012年春运时还是以人工窗口售票为主,大量旅客在售票窗口排队,但其中不少人没有带身份证,工作人员只能引导他们去开具临时身份证明,反复排队,导致售票窗口前十分拥挤。直到实名制实行一年后,旅客们才有了带身份证买票的习惯。

同样在2011年,铁路部门开始实行互联网购票。不过,旅客习惯互联网购票也有一个过程。李慧勤说,2012年春运期间,每个窗口售票员日均售票量为1600张,而她本人在当年的春运中曾创造车站单人单天售票数量最高的纪录,即在12个小时内售出2012张车票。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当年的旅客还是习惯人工买票。

“当售票员最难过的,便是看着回家的人们在售票窗口买不到票,而我们无能为力。”李慧勤回忆说,一位老人家曾在2012年春运期间,排了3天队伍才买到K944车次的车票。“当我用尽全身力气帮这位老人抢到票时,开心得叫了一声‘yeah’。”

随着时间的推移,互联网购票方式越来越普及。据了解,人工窗口每名售票员目前每天的售票加取票量为七八百张。

互联网购票普及后,导致一批专业代买车票的人另谋生路。李慧勤说,铁路温州南站刚开始运营,有一名姓薛的男子天天在售票窗口转悠。他是专业帮别人买票的,每买到1张票,他可以赚5元钱。他就认准李慧勤买,春运时最多一天可以买100多张票。“不过,当大家习惯互联网买票后,他就没了生意,现在听说他主要在代理航空售票。”

旅客之变

昔:主要是务工人员回乡

今:举家外出旅游的渐增

10年春运,无论是车站还是旅客都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车站的自助售票机从刚开始的7台增加到如今的20台;安检仪从3台增加到如今的10台;安检通道从原来的4条人工通道增加到如今的20条,其中14条通道在去年国庆前已启用“刷脸”进站模式。乘客只要在刷脸快速通道的机器上放置身份证或车票,对着人脸识别机器看一眼,就可以进站安检。

除了硬件设施的不断完善,铁路温州南站还增加了2间母婴室,推出重点旅客接送等便民服务,增加车站的人文关怀。

今年春运会与往年有什么不一样?除了“刷脸”进站,去年11月20日,第二批电子客票应用推广工作启动,铁路温州南站将告别纸质车票,迈入电子客票时代。

目前12306网站和APP上均已推出“候补购票”功能,如果没有抢到票,也不用第三方软件抢票,可以尽快使用官方的候补购票功能。据12306技术部主任单杏花介绍,截至1月9日,预售春运车票已达1.3亿张,累计兑现候补车票723.7万张,候补订单兑现率超过70%。

李慧勤说,现在春节出游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印象中春运主要是务工人员回乡,但现在的春运举家出去玩的也有不少。我个人感觉外出旅游能占春运客运量的10%。”

据初步预测,2020年春运期间温州全市总客运量将达2108万人次(不含城市公共交通,不统计火车到站人数),同比增长5%,这也是近10年来春运总客运量首次上升。

今年春运,叶振华和李慧勤基本确定不能回老家过年了。来温的十年间,李慧勤回老家过年的次数屈指可数。“其中有一年,好不容易回趟家,但到家已是晚上11点,错过了年夜饭。”李慧勤说,“不过爸爸妈妈都很理解我们,知道春运期间我们会特别忙,也明白我们工作的意义是让更多人平安地回家。”

温都记者 夏忠信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都网  网络编辑:孙立彭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