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边西藏的神炮手:每发射一发炮弹,耳朵会失聪30秒

发布时间:2021-02-24 18:02    浏览量:89    

大好河山,寸土不让。5名戍边英雄的感人事迹近日让无数国人动容。

08B20210301C.jpg

温州都市报2021年3月1日8版报道版面图

在温州,戍边经历的战士也有不少。曾在我国西南边陲守疆卫国4个月的许益豹就是其中一位。今天,记者与他面对面,听他讲述从军戍边的故事。

downLoad-20210224175642.jpg

在西藏服役时的许益豹(左)和战友  受访者供图

《士兵突击》主人公的蜕变激励他入伍

“浙江出不了好兵?我要争口气”

今年29岁的许益豹是平阳县鳌江镇墨城社区新城村人,曾为西藏某边防旅的中士。2012年12月入伍,去年12月退伍,当了8年兵。

谈起当兵的初衷,他说一开始是满足大伯的愿望。他的大伯,就是位于鳌江入海口、依山傍海的“夫妻哨所”的“主人”许道宣。

然而,许益豹的父母不想儿子远离家乡,不同意他入伍当兵。当时他在当地一家电子设备厂上班,一个月也有四五千元的收入。“我当时不想安于现状,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应征。”许益豹说,他看过电视剧《士兵突击》,里头主人公的蜕变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许三多对我来说,是一个可以追随的榜样。因此,我想去当兵,磨炼下自己的意志。”

downLoad-20210224175703.jpg

入伍之后,许益豹所在的部队在甘肃某地训练,让他没想到的是平日训练这么艰苦。“《士兵突击》好像没怎么拍他们训练的样子。”他笑着说。不过,有着一股韧劲的他很快适应了军旅生活和训练的强度。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他的各项素质都名列前茅。“在连队,我可以排前五,在全营也能在前十。”

一晃两年时间过去,许益豹本打算退伍回家,结果被班长的“激将法”刺激到了。一次聊天,他的班长故意当着他的面对其他人说“浙江出不了好兵,太娇嫩了”。原来,之前已经有两名浙江老乡选择退伍。

“当时一听,我就来气了。”许益豹说,“我不能丢家乡的脸,我要争口气,证明浙江兵比其他地方的更加优秀。”就这样,他一直在部队待了8年。因表现优异,去年他获得“优秀士官”荣誉。退伍之后,许益豹打算读书,争取考进当地公安部门,希望能让自己在军营里练就的本领有用武之地。

downLoad-20210224175658.jpg

驻地昼夜温差大、氧气稀薄、紫外线毒辣

“忠诚和热爱,是我们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

回顾许益豹的8年军旅生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无疑在2017年。

当年许益豹随所在部队前往西藏,上到海拔4800米的国境线,开始了长达4个月的戍边任务。

在任务开始之前,他和战友们写好了家信,并做好了所有准备,包括为国捐躯。

海拔4800米的驻地,这是许益豹从未经历过的环境。这里很美,美得像幅画:高原阳光折射出七色的光圈。碧空如洗,山峦叠起,携着几缕淡淡的流云。这里也很严酷,严酷到一般人无法想象:昼夜温差在30摄氏度以上,平均风力在8级以上,氧气只有平原地区的百分之七十。此外,高原驻训,无法与外界联系。他说,深夜孤身一人站岗放哨时,手中握紧钢枪,将对家人的思念深埋心底。

在这样的环境中,许益豹每天要进行8小时的训练。训练时,官兵们要负重25公斤,“那种张大嘴巴也吸不上氧气的感觉只有经历过才知道,体能消耗得非常快。”他说。

训练时,由于长期暴露在紫外线的照射下,加上凛冽寒风,他们一个个有着高原红的脸上多了不少疤痕。有些疤痕细长,原来寒风似刀,脸上皮肤经受不住。有些疤痕像饼,毒辣的阳光将脸晒得层层蜕皮。许益豹的脸上,黑白色差较为明显。他说,那白一些的脸皮,都曾被晒焦过。进入冬季,刺骨的寒冷会让不少士兵的手冻裂像老树皮一样。训练之余,在有限的休闲时间里,许益豹和战友们会下棋、唱歌、玩摔跤。有年轻人待的地方,再苦也少不了欢乐。

戍边期间,部队每周都会开展一次真枪实弹的演习。许益豹是炮手,获得过集团军神炮手的他,得扛着重达14.5公斤的迫击炮行动。当炮手,需要付出很大代价。每发射一发炮弹,他的耳朵会失聪30秒左右。直到现在,他还会出现耳鸣的情况。除了对听力造成影响,他的腰和膝盖也因长期负重出现一定的劳损。

“作为军人,必须经受住艰苦环境的考验。对祖国的忠诚,对人民的热爱,是我们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许益豹说。

温都记者 夏忠信

审核 黄小玲

资料链接>>>

downLoad-20210224170605.png

许道宣,男,1964年11月出生,中共党员,籍贯温州平阳,平阳县鳌江镇塘古外哨所长。

在鳌江入海口的新城小渔村,有个小小哨所,那里是许道宣、林爱茹夫妇的“夫妻哨所”。自1983年起,许道宣在这个哨所一干就是35年,妻子林爱茹既是他生活上的贤内助,更是他工作上的左右手,夫妻二人搭档默契,一度被南京军区主办的《东南民兵》杂志评为封面人物。2014年噩耗降临,妻子林爱茹不幸罹患癌症,在与病魔抗争了四年后,她带着对亲朋和哨所的不舍离开了人世。而许道宣在带着妻子东奔西走治病的间隙仍不忘守卫哨所的使命,一回到家就见缝插针地回哨所工作。在他们的耳濡目染下,他的弟弟许道豹、女儿许玉洁、女婿李志勇先后加入驻守哨所的队伍中,“夫妻哨所”成了“全家哨所”。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都网  网络编辑:邵海若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