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亦山!温州永嘉这位信访局长病倒在岗位上 曾经的信访群众赶来送他最后一程

发布时间:2021-04-26 11:03    浏览量:0    

近几天,在永嘉殡仪馆,来自永嘉各地的一些信访群众赶来与金亦山作最后的告别,岩坦的郑阿婆还特地捎上亲手做的麦饼,可惜再也不能看到他接待时的笑容了。

1619284678925.jpg

48岁的金亦山生前是永嘉县委办副主任兼信访局局长,由于长期高强度的工作和不断加剧的病情,倒在了工作一线,在平凡的岗位上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昨前两天,温都记者采访了当地干部群众和金亦山的家属,还原他生前的最后时光。


他是医院里“不听话”的病人

被送入重症监护病房后仍坚持带着手机工作

4月12日,是金亦山入院的日子,也是许多同事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天上午,他接连参加了两场会议。

第二个会是接待一批来访群众。会议开始前,同事陈琪发现金亦山脸色苍白、浑身冒汗,“我们劝他回去休息,他不同意,说已经和来访群众约好了,千万不能失约。”

会议一直持续到中午12点多,结束时陈琪发现金亦山已经疼得走不动了。“他平常不喜欢麻烦我们,那天中午很少见地问我有没有时间,能不能送他回家。”陈琪当即和另一名同事一起搀扶着金亦山离开会场,“到家楼下时,他坐在车里一时起不来,让我们等他一会儿,让他先缓一缓再下车。”

被同事送回家的当晚,金亦山才被表哥徐真友硬拖到了温医大附一院,医生在初步检查后要求他立即住院治疗。

在这之前,因为要不要去看病的问题,妻子刘晓女和他吵了好几回,“结婚20多年了,我们之前从来没吵过架。”刘晓女清楚,丈夫对工作太有责任感了。要他丢下手头的工作去看病、住院,几乎是不可能的。几个月来刘晓女相继买了热敷毯、理疗仪、筋膜枪等保健仪器,希望能帮丈夫缓解腰部的疼痛。

1619284705673.jpg

金亦山妻子难掩悲痛


“4月12日晚上,我去了亦山家,发现他连走路都走不动了,整个人严重瘦脱形了。”当晚,徐真友就喊来了金亦山的大哥,两人合力把他拖上车送去医院,“走的时候他还在急,明天有个会议,很重要,自己不能缺席。”

入院的第二天,金亦山就被转入重症监护病房,随后确诊为癌症晚期,癌细胞早已扩散。“主管医生说,从没有见过这么迟才来住院的癌症病患,无法想象这段时间他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居然还能一直坚持工作。”徐真友说,重症监护病房禁止携带手机,但金亦山说自己还有许多重要的工作没有处理完,不断恳求医生,“起初医生坚决不同意,要他安心休息。没有手机,看不到工作群的消息,他情绪波动很大,最终医生只好破例让他有限度地用一下手机。”

在重症监护病房里待了几天后,金亦山身体部分指标一度稍有好转。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医生又把他转回了普通病房。之后的几天里,虽然已经很难接打电话,但他仍吃力地通过打字在微信群里对接放心不下的工作。  


他是工作上的“拼命三郎”

入院前还坚持与来访群众会面

永嘉县行政中心二楼,金亦山的办公室里仍然保持着他离开时的状态。办公桌旁,放着腰椎固定器、活络祛通贴、止痛药等。从去年开始,腰部疼痛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在去世前几个月里愈加严重。但他一直以为只是腰椎突出的老毛病加重了,担心影响了工作,一直没有请假休息。

1619284833858.jpg

1619284838610.jpg

1619284843779.jpg

1619284850767.jpg

在同事们印象里,这是他一贯的工作态度。金亦山曾在纪检、信访等部门任职,无论在哪,他始终吃苦不叫苦。作为联系政法工作的县委办副主任,他必须处于24小时待命状态,只要有突发情况,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第一时间赶去处置,有时候甚至一忙就到天亮。

作为信访局的“一把手”,他是做群众工作的行家。“来到信访局的不少群众往往带着怨气而来,甚至会在办公场所大声叫嚷,经过他的接待,绝大多数人都能够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最后还能舒心满意地离开。”在同事王京奖看来,金亦山的接访靠的是平易近人的态度和对群众诚心实意的帮助。

由于身兼二职,为了不耽误工作,金亦山总把自己的事情先推推。单位安排的体检,他连续几年都错过了时间。去世前的几个月里,同事们经常发现金亦山捂着腰腹,都劝他去医院看一看。“他每次都说,‘就是腰椎间盘突出,其他都好的,单位事情这么多,我还能坚持。’”王京奖回忆,最后20多天里,病情更加严重了,实在撑不住了就在办公室沙发上躺一下,“有几次他实在是疼痛难忍,自己又走不动,这才托我去买盒止痛药顶一顶。” 


他是信访群众信赖的“老娘舅”

一桩桩积案在他手里化解

“老百姓在干部心中的分量有多重、干部在老百姓心中的分量就有多重。”在当地许多群众的心目中,金亦山是这样一位有分量、有为民情怀的好干部。

连日来,赶到殡仪馆送金亦山最后一程的人,每天都有数百人。除了亲友同事之外,许多是他曾经帮助过、接待过的群众。

“别人都说信访难,看见信访群众就想躲,我喜欢把他们都当成自己的亲戚朋友,和他们面对面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聊一聊。”金亦山曾经多次对同事们提到,每次成功化解了一件陈年旧案,他就会觉得十分舒坦,为当事人感到由衷的高兴。

送来麦饼的郑阿婆就是金亦山帮助过的一名信访户。由于宅基地纠纷,郑阿婆自2009年开始信访,长达10多年。有人见她一来便觉头疼。金亦山接过这个信访积案后,多次到阿婆家里,实地调查事件的曲折原委。从源头入手,精准把握政策,积极从中协调,2018年12月,这个老大难的积案终于得到化解。

郑阿婆家住永嘉山区,知道金亦山喜欢吃麦饼,每次到县城她总要带几个自己亲手做的麦饼给金亦山表达谢意。

1619284885593.jpg

金亦山劳累时会在值班室的床上休息


前天下午,来自岩坦镇四海山村的潘老伯也专程赶到了殡仪馆,他同样是因为上访才和金亦山成了忘年交。潘老伯说,四海山在大山深处,来回一趟需要四五个小时,“为了彻底查明我反映的村集体资产问题,他一趟趟地进山,最终促成了问题的解决。”

信访化解后,细致负责的“小金主任”给潘老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对村民们很和气,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从不会摆领导架子,我只是一个普通退休工人,他对我也像长辈一样尊重。”每次路过县政府,潘老伯都乐意去他办公室坐坐。金亦山担任信访局局长后,工作更加忙了,但每次总会抽出时间,给潘老伯泡上一杯热茶,同他聊聊村里的情况,“有时候很久不见,他还会想到我,打来电话问候。”

就在今年3月,金亦山还拖着病体,多次前往岩头镇处置一起疑难信访件。“他一共来了三次,每次都是去信访人家里,把对方当做自己的亲友一样,推心置腹地同他们交谈。”岩头镇人民调解员周福明回忆,在那次接访中,金亦山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他回去的时候,我们还劝他多休息,想不到竟成了最后一面。”

在担任永嘉县信访局局长近3年时间里,金亦山接访约访信访群众达600余人,参与研判化解历史积案260余件。他成了群众眼里的“老娘舅”,同事心里的“老黄牛”,当地一大批历史积案在他任内得到化解,永嘉县也连续三年获评全省“无信访积案县”。

忙不完的工作,放不下的责任。在医院里,金亦山曾反复问妻子,自己的病情究竟怎么样,什么时候才能出院,“我不敢告诉他,只能不断地瞒着说医生还在排查……”

4月20日,金亦山不幸逝世。他的独子由于在韩国留学,最终无法赶回见父亲最后一面。

温都记者 谢树华/文 郑鹏/图

分享到:
分享按钮
 网络编辑:曹莹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报料 @温都 QQ客服